當前所在位置: 網站首頁 > 養老服務 >> 老人托管

安徽日報前沿調查:老人面臨養老和醫療護理難

[日期:2014-04-24]   作者:安徽日報   閱讀:2852次

人上了年紀,難免有這樣那樣的疾病,子女、家政服務人員和一般養老機構從業人員因沒有專業醫療護理知識,不能給老人很好的照顧。老齡化社會,人們期待著滿足老人養老和醫療護理的雙重需求——
  患病老人把醫院當成養老院
  “醫院專門針對老人的托護病房床位爆滿,連加床都加不上,我們等了很久也沒能把老父親送進去。”這段時間,家住合肥市濱湖新區的王先生遇到煩心事。
  上個月,王先生70多歲的老父親因摔跤導致腿部骨折,恢復得一直不理想。王先生和愛人都在外地工作,老人在家沒人照顧,聽說濱湖醫院老年科有專門的老人托護病房,王先生就想把父親送進老人托護病房,接受專業的醫療護理以盡快康復,沒想到一直排不上床位。“許多人在去年年底就打電話來預訂,到現在也沒能住進來。”濱湖醫院的醫生說,因床位緊張,排隊的老人等上一年都很正常,“不少老人好不容易住進來,就算已經康復,也占著床位不愿意出院,后面的老人只能等著。”
  “不出院也是沒辦法的事。”一位患者家屬告訴記者,他的母親身患多種慢性病,平時住家里的時候,三天兩頭就要往醫院跑,來回很不方便,不如干脆在醫院住下來,萬一有個頭疼腦熱,醫生就在身邊,雖然多花點錢,但老人健康有了保障,自己也能安心。
  對于老人托護病房爆滿、不少老人占著床位“不出院”的現象,省政協委員、安徽中醫藥大學教授陳光亮分析認為,當前醫療機構和養老機構互相獨立,養老院里老人的治療和護理需求得不到及時滿足,以致許多患病老人把醫院當成養老院,某種程度上加劇了醫療資源的浪費和緊張。
  現階段我國家庭普遍呈“421”結構,家庭贍養老人的壓力進一步加大,獨生子女無力、無暇照顧老人的矛盾越發凸顯,單獨依靠家庭力量難以擔負養老重擔,機構養老又存在較大的缺口。“目前的養老機構,主要有民辦養老院和民政部門的公益養老院兩大類。面向失能、半失能老年人提供服務的老年養護床位偏少,社區居家養老服務設施簡陋、功能單一,難以提供照料護理、醫療康復、精神慰藉等多方面服務。”合肥九久夕陽紅老年城院長謝瓊說。
  隨著社會老齡化進程加快,加之一些“老年病”具有常發、易發和突發性,患病、失能、半失能老人的治療和護理問題將會越來越突出。
  醫療衛生與養老服務相結合
  國務院于去年9月6日出臺的《關于加快發展養老服務業的若干意見》明確提出,積極推進醫療衛生與養老服務相結合,探索醫療機構與養老機構合作新模式。“從目前現狀來看,實行‘醫養結合’的模式已經十分必要。”陳光亮教授表示,這種模式需要有一個完善的樣本,依托公立醫院建立這個模式樣本更加可行。
  在陳光亮教授看來,公立醫院有完善的醫療護理技術和儀器設備,能夠為社會化養老提供高質量服務,能夠為入住老人提供專業的醫療保障,實現醫療、康復護理、養老全程無縫連接,可以實現“衣食住醫”全方位的服務。
  有著多年一線工作經驗的安徽省中醫院老年科主任醫師姚淮芳提出,依托公立醫院成熟的運營模式,建立附屬養老院,成立樣板式養老院,從而建立和健全養老院各項管理規章制度,進一步規范指導所有養老院和養老機構,按病房管理方式來管理養老院。“可以20至30位老人為單位,設立一組管理(病區)。”姚淮芳說,管理組由組長(科主任)負責,每天督察護工的工作質量,并建立查房制度;值班者進行全組查房,問詢老人生活狀況和健康狀況,如飲食、睡眠、二便及服藥情況,測量血壓、心率、體重等,為每個老人建立獨立健康檔案(類似病案),每天檢查后進行規范記錄。組長不能解決的問題及時和院長溝通,發現有老人發病及時聯系就醫和通知家屬。
  記者在走訪中發現,目前,我省已經有部分醫院對此作出探索,依托自身醫療資源提供“醫養結合”的服務,老年患者在疾病的加重期或治療期進入住院狀態,在康復期和病情穩定期轉為“養老院”休養狀態。如此,患病老人既能就醫,又能得到專業化的醫療護理和生活照料。
  不過,這種模式的推行面臨著諸多困擾:政策體制不完善,資金和專業人才缺乏,社會工作專業人才介入較少,持證上崗制度尚未完全建立等等。一些民辦養老機構雖然在一定程度上引入醫療機構為老人提供服務,但無論是在總量規模、服務質量、管理水平、應急處理、醫藥需求等方面,都與實際需求存在較大差距。
  綜合運用各種手段加以推進
  “養老問題是社會問題,在依托公立醫院建立養老機構的問題上,政府的主導作用十分關鍵。”陳光亮教授強調,一方面需要政府牽頭進行有力引導,綜合運用各種手段推進這項工作,要拓寬“醫養結合”養老機構的資金渠道,由相關部門建立專項發展基金或設立養老基金會;另一方面要積極探索社會力量參與機制,建立“醫養結合”服務模式市場化運作機制,充分調動各方面的積極因素,將政府、營利組織和非營利組織等多方主體有機結合起來,整合多方服務主體的資源,共同來滿足日益增長的“醫養結合”服務需求。
  “在初期,可從城市社區醫院開展各種形式的試點,也可由較大醫院探索在城市周邊開辦養老院?傊M快在全省范圍內展開試點,以推動醫院辦養老院的健康發展。”陳光亮教授說。
  在皖全國人大代表朱海燕,多年來一直關注公立醫院養老問題。她認為,建立模式化養老院,完全依賴在職醫護人員不可行,因為目前醫院基本都處于超負荷工作狀態?烧心忌眢w健康的醫院退休管理人員和醫護人員,他們有長期醫療管理和臨床經驗,用醫院的管理方式來管理養老院輕松自如。“掛靠醫院使養老機構早期建設能更加專業化并讓醫院有責任感,目的還是建立模式化、規范化養老機構,一旦養老機構走向成熟,可以脫離醫院獨立運作。”
  朱海燕代表同時建議,培訓養老院從業人員,依照公立醫院護理人員模式進行培訓,從業人員要持證上崗證,具備基本職業知識,恪守職業道德。同時,可在大專院校設立老年護理專業,專門培養老年護理從業人員,“這一職業將來需求量很大,就業前景也會很好。”
  延伸閱讀:“醫養結合”的幾種嘗試
  國內一些城市對“醫養結合”作出積極嘗試,常見的有三種模式——
  第一種是在醫院中建養老病房。以濟南醫院老年公寓為代表,其特點是醫療服務有保障,但床位少。該公寓現有入住老人90多人,床位數量有限,要想增加床位面臨很多困難。老年公寓已占用了醫院一半的資源,老人越多,醫療運轉成本越高。目前,老年公寓既沒有得到衛生部門支持,也沒有得到民政部門支持,資金全部來源于醫院。其實,在病人不是很多的一般規模的醫院推行“醫療養老”模式,可以吸引一部分病源,但如果沒有政策及財政支持,也很難維持和發展壯大。
  第二種是社區衛生服務機構嘗試辦養老院。比如青島市前哨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下設的康樂老年護理院。這種模式是養老院掛靠醫院,經濟上各自獨立核算。有專業醫務人員坐診,老人看病及時方便,使得老年公寓更有競爭力、社區醫院業務量增加。但是,受社區醫院場地有限等客觀因素的限制,這種模式推廣起來有一定困難。盡管如此,社區醫院兼顧養老是一種新的嘗試,老年人能得到更好照料,對社區醫院來說也有了新的發展途徑。
  第三種是養老機構與醫院比鄰而建。在廣州,從海珠北路到海珠中路,有市第一人民醫院、省中醫院、省人民醫院門診部、廣州軍區總醫院等10多家醫院,圍繞這些醫院,周邊有5家社區養老機構和5家其他養老機構共6000多個床位,入住率超過九成。之所以有這么高的入住率,主要是因為醫療優勢非常突出。這種模式下,醫院、養老院各自獨立,關系較為松散,但遇老人患病需要急救時,離大醫院近的優勢就顯現出來。但大醫院不是為老年人專設的醫療機構,對于非急癥類疾病仍需老年人長時間排隊等待,看病難的問題仍然存在。

特级大黄a片免费播放